趣购彩代理

顾丽芳在庆祝教师节暨民进成立70周年报告会上的发言

发布时间:2021-07-01     作者:admin

各位领导,同志们:

感谢民进,让我有机会向大家汇报我的成长经历。

    从生理意义上说,“成长”应该是从出生到成人的过程。25岁的时候人就会停止生长走向衰老。但是,我觉得那个时候我专业生命的成长却刚刚开始。现在“奔五”了,已经老得越发“资深”了,可是,我感觉自己每天还在成长,还在和我的学生们、我的同事朋友们一起成长着。

成长,非常美妙的单词,它融进了你身边爱你的关心你的太多人的目光,太多的牵挂,以至于我无法理出一个头绪该从哪里说起,那就任由思绪驰骋,我只随意地定格一张张脸,一个个名字,和大家分享我生命里的那些无法忘怀的人。

19岁的时候——按现在的节奏应该是高二的年龄,那时候真是无忧无虑啊,在国家负担下读完师范后又顺理成章地被“分配”到自己选择的学校——回到浒浦小学成为了一名语文老师。那时候学校管理似乎没有太多的条条框框,工作节奏也不是太快,除了每个学期为数不多的大活动时段会比较忙碌一些之外,老师在完成规定的工作之余,还有不少时间可以聊聊天,甚至发发呆。对于青年老师来说,年长老师的样子比任何规章制度都更有效。在我差点以为老师就应该是这样的时候,我发现方老师不这样。方老师是学校为我指定的指导老师。她总是有条有理地做事,每天的时间安排得妥妥帖帖。我常常惊异于她当别人停下手中的笔歇歇聊聊的时候,尽管她也偶尔说上几句,但从不停笔,不一会儿就完成了案头的工作,或者备课,或者批改作业,工作效率特别高。她管理班级非常有方法,班上的一个调皮孩子每个周一都不太想到校上课,谎称生病在家。方老师带着自己的丈夫(她丈夫是医院的医生)上门“问诊家访”,撒谎的孩子终于被她感动。她喜欢读书,文采也好。她的课自然清晰,娓娓道来,虽不是惊心动魄却令人如沐春风。聊学生聊课堂的时候她常常说,我觉得自己除了会做老师之外好像不会做其他任何职业的工作,看似自嘲的微笑中一颗安静满足的师心清澈透明。在方老师的耳濡目染之下,我发现自己也慢慢爱上了这份安静的工作,也慢慢学会了管理自己的时间,以至于几年之后方老师总在人前人后夸我,这孩子知道轻重缓急,做事太有方法、思路了!也许吧,这是老师您投射在我身上的影子! 按照现在年轻人的就业观,也许我这种从一而终的模式显得陈旧了些——一辈子没有跳过槽。但那不表示外面的世界不精彩,而是里面的世界我也看不够呀!

工作的第十六个年头,我来到了实小。自私一点说是为了孩子能接受更好的教育,同时也是想看看常熟有名的学校是什么样子。正如清华前校长梅贻琦先生所言 “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我想,实小之名也非仅有设施硬件,而是有大师名师。薄俊生校长就是这样的名师。薄校长关于学校管理关于课堂教学的名言整理出来可以写好几本书。记得2005年我曾经写过一篇《赢在执行力》的文章,提炼了实小管理文化,《江苏教育》在特别报道栏目中全文刊载,一两年之后“执行力”才成为热词。从中可见一斑。这里我想说的不是薄校长的管理理念,而是他对我在教育成长之路上的引领。

一次我应友好学校之邀上展示课。那段时间我正在研究如何通过课内外阅读的结合来培养学生读写的兴趣和能力。我决定采用课外的一首小诗作为教材,引导学生欣赏诗人笔下儿童的天真童趣,并在仿作的过程中感受创作诗歌不难,每个孩子都可以成为诗人。突发灵感的预设让我兴奋,试课的效果令人欣喜。但是在确定课的类型的时候我有些犹豫了:这节课算什么课?阅读课?写作课?不伦不类啊。当我把这种担忧流露给薄校长的时候,他略一沉吟,轻声但坚定地说:“小顾,不要去考虑这是一堂什么课,只要孩子们上得快乐,学得有收获,就是一堂好课!”是呀,我忽然茅塞顿开,课堂教学不就是为了学生的发展吗?孩子们那么快乐地读诗,创作小诗,尽管有的稚拙,有的粗糙,但是有什么关系呢?他们在这样的过程中汲取了文学作品的营养,享受到了创作的乐趣,这难道不是最好的课堂吗?一如拨开了乌云,我的眼前光亮一片!从此以后,我更大胆地改革课堂,更大胆地创造性使用教材,把名著引进课堂,带领孩子们建设班级网站,构建空中课堂……师生共读写,以课内带课外,以庄稼驱赶野草。我的课堂活跃起来,孩子们的语文生活更丰富生动了,他们的眼睛愈发明亮,充满灵气。他们陆续尝试文学创作,有孩子写散文,写小诗,写小说,一个孩子六年级毕业时写出了一部12万字的小说《魔鬼风暴》,他们把写作当做一种好玩的游戏,他们每天都有写不完的话题。家长们赞叹:老师,自从你教了语文,孩子像着了魔一样,神奇!其实,我没有什么灵丹妙药,有的只是最简单的想法,那就是薄校长说的:教育就是让孩子喜欢并享受成长。

是的,教育是迷恋成长的学问。

在实小,我有了更多实践探究的平台。开始每次接到新的任务,说实在的总是带着一种不经意的压力感。我的个性算是比较追求完美吧,总希望每次都能有突破与超越。一次,我只身一人赴徐州参加华东六省的赛课活动。就在赛课前几分钟,我收到洪榴校长的一个短信:“享受课堂,一定精彩!”享受课堂,是呀,我已经胸有成竹了,课堂不是我的负担,应该是舒展身心去体验,去和学生共同享受的美好过程呀!很奇妙的信息,仿佛给我服了一颗定心丸,紧张的心情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跃跃欲试踌躇满志。下课了,孩子们都围着我要和我合影,老师也友好地向我咨询课堂设计和课件,那种欣慰和快乐真无法用语言去描述。比赛结果,我得了一等奖的第一名。然而最让我深深铭记的不是这个奖项,而是洪榴校长“享受课堂,一定精彩”的短信。是的,如果我们把工作看作美好的享受,而不仅仅是走出单位8小时之外才可以享受生命,那么,我们人生的快乐指数应该会成倍地增长,幸福教育的愿景也会更早地成为现实。因为,思想方法比做事情本身更重要。无数次的磨课,无数次的研讨,我从此不再有负担感,每一次接到任务甚至会兴奋地想“我又有机会锻炼自己,享受课堂了”。 同时我深深地体会到,一个人走可以走得很快,但是,只有一群人一起走,才可以走得更远。这也是我在实小13年来感触最深的一句话。20029月份,我刚到实小第一次展示课是参加在太仓经贸小学的苏州市级研讨课,执教的是一年级的课文《家》。由于当时我还在南京参加一个省级培训,前期磨课研讨几乎都是远程联络。学校专门派了两位骨干老师陪我前一天就到达上课学校。在宿舍,两位老师给我当学生,模拟上课,尽可能多地预设课堂可能出现的环节,反复检查教具学具,一遍遍地查看修改课件直至深夜。当我成功展示的时候,他们比我还激动!而我更多的是感动:一节课的背后站着多少辛劳的人呀!因为一节课代表的是一个团队!后来,我走上管理岗位了,每当老师们有什么教学任务,哪怕是平时的实践课,我都会主动热情相帮,看到他们进步的喜悦,真不亚于自己获得进步的高兴,我是在团队中成长起来的,现在能为团队做我力所能及的事,团队的优秀就是我的优秀。我深知——人是社会的动物,组织的成员,离开了团队,也许,你什么都不是。

朱永新老师,是我在实小工作期间认识的,那是他还是苏州市副市长。他来过我们学校指导多次,他的名字连同他倡导的新教育一同深深地进入了我的教育生活。“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人的精神发育史就是他的阅读史”……新教育给学校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清新的风。我甚至悄悄地参加了他的教师专业成才“保险”,从朱老师身上,我感受到一个有情怀的教育人执着的信仰。习近平总书记说:未来中国,是一群正知、正念,正能量人的天下。真正的危机,不是金融危机,而是道德与信仰的危机。我深以为是。可以说在朱老师的身上,我看到了中国教育的希望!我是朱老师的追随者。后来我才知道他是民进人,他是民进中央副主席。再后来,我成为了趣购彩代理的一员,于是,我的成长之路又有了一个新的里程碑,民进让我政治生命有了归属感。加入民进,不只是一种组织身份,在我看来,更是体验一种新的生活,在这种新的生活里汲取力量,不断成长。

趣购彩代理是一个温暖的家庭,被关怀是一种具体的真实。我的介绍人沈一心园长,小教支部倪宁丹主任,还有每一位民进领导和会员,可以说,我对民进的进一步了解就是通过这些可爱可亲的人,他们就是民进的形象。参加“彩虹行动”,成为民师之家的老师,让我在帮助别人的同时感受被需要的价值;上情下达,支部活动,让我有更多向会员学习的机会锤炼工作能力;参政议政,各种学习,让我跳出教育看到更宽广的视野,回归校园做更深刻更长远的教育。

我一直庆幸,生命里因为遇到这些人,这些贵人,我也因此而不同。不是过不同的生活,而是在看似平凡的生活里体验更为丰厚的生活内涵。

在我成长之路上难以忘怀的人太多,这里不得不提到他们——我在书里认识并神交的大师和朋友——

孔子,他不认识我,但我是他的粉丝,他不写书,但是他的语录成为我教育理想的愿景;

郭思乐,一个生本教育的倡导者,他的著作和他的思想成为我倡导童心语文的灵魂,可以说我的专著《请靠童心更近些》的理论基础就是生本与学本;

周国平,他对生活的哲学思考,对教育鞭辟入里的解读是我思想成长的营养;

龙应台,一个女子,一个有思想有信仰有文才的女子,如她名字一样豪迈的精气神,也给我的精神成长注入了活力;

苏霍姆林斯基,一位地球人都知道的教育家,我跟着他的名著学做老师,常读常新,他的理念永远也不会过时;

阿莫纳什维利;苏联的教育家,他说“孩子们的叽叽喳喳声是最美妙的声音”,他对成长的迷恋让我对教育有了全新的颠覆性的认识;

黑柳彻子,一个日本文化人,她小时候的故事让我重新审视什么是真正的学校、思考一个好教师的意义,揣摩优秀家长应有的姿态……

跨越时空与大师对话,我有了御风神游的快感。

时间关系不容许我继续说下去了。我想,我会带着一颗感恩的心,继续用心去读人,身边的,书里的,古今中外。不仅是为了自己的教育专业,更为了体验一种充实的人生。感谢生活,因为有关心我帮助我的领导、老师,同事朋友。近30年来,我发表过100多篇教学论文,上过上百节公开课,也出版了作为自己的教育专著,我评上了苏州市名教师、省特级教师。但是,最让我欣慰的却不是这些外在的荣誉,而是每逢遇到家长、学生,他们都那么真诚地对我说:老师,我们喜欢你教语文!我们忘不了你!

正如尼采这位旷世哲人说过的“成为你自己”,我想我会继续在大家的关心帮助下快乐成长,享受教育生命的每一天,做最好的自己。

    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