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购彩代理

老师,您会说话吗?

发布时间:2017-12-29     作者:admin

  常熟市石梅小学  顾丽芳

【内容提要】

伶牙俐齿的老师越来越多,但是教育的顽疾也似乎层出不穷。教师会不会说话,语言本身很重要,但更为重要的是语言背后的内涵:课堂语言的声调彰显着教师自身的角色定位;语言背后的情绪则表现出教师对学生关爱的程度;比起口才来,更为重要的是口德;教学语言的终极引擎是师者的格局。

【关键词】

语言声调  语言情绪  才华  格局

 

一个大学毕业生回母校看望小学老师,聊到六年小学生活最难忘的事情,孩子深情地回忆:老师,您还记得吗,那一次二年级的语文课,你出示了一幅秋天的美景图,让我们说说看到了什么,当时不知道是注意力不集中,还是因为紧张加上天性比较内向,我站起来只发出了一声“啊……”就傻傻地愣在那儿了,当我准备接受您的批评的时候,你轻轻走到我跟前,拉着我的手,随后就是那温柔的如天使一般的话语:“真没想到,你已经会用‘一个字’赞美秋天啦!让我们把掌声送给他!”当我在一阵尴尬和惶恐中坐下去的时候,我隐隐感觉到您一定是我生命里那个重要的人。听完故事的老师有点傻了:“我当时真这么说的吗? 谢谢你,孩子!你不说我早已忘了。”

这个故事就发生在我的身边,主人公是一位年轻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第一次听同事转述这个故事给我,激动得真想抱一抱这位老师,并且亲自告诉她:课堂语言折射出你天生就是来做好老师的,你的优秀是由内而外的,你一定会成为一名非常非常出色的老师!

也许我这个预言有点仓促,但,绝不草率。

这是老师的语言艺术吗?是。这属于评价鼓励学生的语言艺术。启动搜索引擎我们可以找到无数条这样的语言范例。但是,这仅仅是语言艺术吗?非也。一个只研读口才艺术的老师绝对不可能如此深地进入到学生的心里并且牢牢扎下根来。那么,让我们来研究一下,优秀教师的语言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的内涵,需要经历怎样的修炼。

我以为,教师的语言能力由低至高可以依次划分为三个层次。第一层次是“说明白”。能用简洁明了的语言,口齿清楚声音适宜,让学生“听得清”。就如手机App里各种朗读音频,通过朗读者的语言将文字转换成声音送到听众的耳边,此乃初级修炼。 第二层次是“说生动”。如果说“说明白”是理性陈述,那么说生动就是用形象化的语言让学生“易于听”。很多苏州人都喜欢听苏州评弹,连说带演“说故事”的方法让听众不仅听得懂,而且如临其境。这是中级水平。第三是“有风格”。台湾文化学者蒋勋老师的“细说红楼”,娓娓道来,旁征博引,丝丝入心,让听众陶醉在红楼王国欲罢不能,聆听成为一种美的享受。不同的老师有不同的语言风格,有的朴素智慧,令人如沐春风,像徐州于永正老师;有的激情豪迈令人荡气回肠,如北京清华附小窦桂梅老师;也有清简风趣,幽默大气,让人忍俊不禁回味无穷,如江苏吴江薛法根老师。从语言特点走向课堂风格,让学生更乐于听、享受听。经历这三个层次,老师的语言修养应该是能达到过关的水平了。

然而,要想真正成为一个“会说话”的老师,似乎还不能就语言艺术的表面做文章。语言只是思维、情感、态度的外显,在语言这个“冰山一角”的下面,藏着一个真正丰富的内涵世界,让我们来细细琢磨。

一、声调与角色:课堂语言声调是教师角色定位的“显影剂”。

有段时间听课,我关注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大多数情况下,老师一走上讲台,总是会以一种“特别像上课的声调”说话:“同学们,今天我们继续学习第*课,请大家打开课文……听好了,老师来告诉你们……你们听懂了吗?明白了吗?记住了吗……”这种声调与这位老师平时说话的声调不同,调值更高,频率也高,仿佛对着的是一个高音麦克风,老师说话的节奏是播音模式,基本上保持不疾不徐。尽管吐字非常清楚,普通话也挺规范,但是总让我很不自觉地联想到“照本宣科”“单向灌输”这些灰色的语词,而学生在这种声调的驱使下也显得被动、疲倦,课堂学习状态一般不尽如人意。

在学习理论、现代技术的推动下,课程改革进入了深水区,教师的教学理念和手段方法都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但是这种教学语调却还是见怪不怪地存在着。容我不太客气地说一声——这种“特别像上课的声调”是老师对教师角色的定位还没有彻底改变的显影剂,教师居高临下“主导”课堂,成为“一言堂”的“主讲”,甚至成为学生课堂生活的“黑暗主宰”,这样的教师角色观、学生观、课堂观亟待更新!这绝对不是吹毛求疵危言耸听。课堂教学从本质上来说是一种交流,是师生、生生在老师创设的合宜的学习场域进行对话、互动,在产生问题—讨论问题—解决问题—产生新问题的过程中获得三维目标的发展。老师的角色是组织者、参与者、合作者、同行者。有了这样的定位,老师应该以怎样的语调出现在课堂上呢?我们都有与他人平等交流的体验,用平和的,亲切的,“更接近平时说话一样”的语调,与学生说话,是不是可以让学生看到一个更真实的老师?最为关键的是,语调回归自然标志着老师真正觉察到自己角色的蜕变,它将带来一系列的教学附加值。

二、话语与情绪:话语背后的情绪是师者对学生关爱度的“温度计”。

朋友圈流行着很多“好好说话”为主题的鸡汤文,闲来读读也未必是坏事。好好说话,是情商,是心机,是教养,是布施,是家庭、职场乃至整个人生幸福指数的重要指标。作为老师,当然也应该懂得好好说话的重要性。不过,是否能真的做到就因人而异了。

走在校园里,经常会听到老师与孩子的交流。孩子迟到了,面对站在门口尴尬的孩子,一位老师严厉责备:“怎么又迟到了!总是迟到,昨天不是刚刚学过鲁迅“时时早事事早”的故事吗?!”

另一位老师上前摸摸孩子的头:“赶急了吧,没事,快去座位,有什么事儿待会和老师说。”

第一位老师是一位认真负责的“很像老师的老师”,原则性强,能抓住一切教育的契机,联系所学的内容进行教育。第二位老师看起来似乎没啥原则,不太像前一位老师那样“会教育人”。但是,稍微动用常识想一想,第二个孩子的受用指数显然会更高。

有时,我们常常为了某个“看得见的”目的选择语言的方式而忘记过程中语言所附带的情绪的作用。第一位老师的目的是希望孩子记住不再迟到的道理并认真做到。但是,语言间流露的埋怨、责备、焦虑的情绪会强烈地冲击这份美好的初衷,使学生产生怨恨、恐惧和更大的焦虑,可能使学生对迟到这件事本身没有改观反而无谓徒增新的心理障碍。第二位老师看似不太像教育,但是这种善解人意的容错等待所产生的力量足以让孩子为迟到而愧疚自责,教师语言传递的温暖和呵护会在孩子的心里产生“行为更新动力”,当然,师生关系也会随之更加紧密。这才是一位真正懂得说话艺术的老师!正如苏霍姆林斯基说过的:“学校里的学习不是毫无热情地把知识从一个脑袋装进另一个头脑里,而是师生之间每时每刻都在进行心灵上的交流。”好好说话的真正意义不是话语本身,而是听者的心情和感受——是话语对象是否是说话者心里爱着的、在意的人。全球公认会好好说话的人——蔡康永,其说话之道已经不是一种技巧,而是一门技术了。他说:“我的说话之道,就是把你放在心上。”和老师们交流的时候,我常常会请老师们回忆自己育儿的经历,或者把学生的问题迁移到他们自己孩子的身上:“如果你面对的是自己的孩子,你会用什么样的语言,什么样的情绪来说话?”多数老师会默默地选择“屏蔽掉自己的情绪和学生像自己孩子一样进行交流”。

是的,能否好好说话,能否只带情感不带情绪地与学生说话,是一个老师是否真正爱他的学生的“温度计”。

三、口才与口德:比起才华来,最要紧的是师者对待事实的真诚。

   一直很羡慕辩论赛场上双方辩手唇枪舌剑、针锋相对的智慧与洒脱,也惊讶于影视作品中那些为争取当事人利益而入木三分尖锐犀利的辩护陈词。但是一直无法将辩论和辩护移植到我的教学语言库,不是因为语言不精彩,恰恰是因为语言太精彩技巧痕迹太浓。辩论比赛规定双方的立场由抽签决定,辩手必须根据抽到的观点,搜集材料运用语言智慧辩论策略去说服对方,哪怕自己内心住着一个“反方”。也就是说,辩论比赛其实关注的只是语言本身,它是语言和思维的“游戏”。而律师辩护,尽管依据的是法律条文,但是基于同样的事实,作为被告和原稿的律师,要在唯一事实的丛林里去寻找相反、相悖的“有利证据”为自己的当事人服务,使辩护语言掺杂了更多的功利与心机。我认为,语言才华练就固然不容易,但是优秀教师的语言拼的不仅是口才,而应该是口德:好的语言,应该基于事实并源自话语者自己内心的真诚。美国第16任总统亚伯拉罕·林肯面对参议员们的冷嘲热讽所作的演讲成为佳话,与其说是他卓越的口才让他们佩服,不如说是他爱憎分明的治国态度、真挚仁爱的人格力量以及平等、统一的政治主张打动了这些上层名流,为他施展政府抱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比较喜欢内地电视台一档《超级演说家》节目,前期有一些参与者还相当注重语言的本身和演讲的技巧。但是随着赛程步步升级,演说者演说更为入心,常常让观众们沉入情境或者某个特定的思维场域,几乎忘记了他们的语言本身——我以为,演讲的最高境界是——忘记了演讲,只和听众交流自己真实的心声。当每个演说者诉说自己的人生经历,分享人生感悟的时候,慷慨陈词还是娓娓道来,哪怕音色不那么动人都没有关系,忘却技巧,只用最真实的故事和真挚的领悟与听者交流,就是最动人的语言。

面对孩子,我们常常会发现,很多时候伶牙俐齿是不管用的。《论语·学而》有云:巧言令色鲜矣仁。能说会道的老师越来越多,但是各种教育顽疾也似乎层出不穷。孩子没有完成作业,是滔滔不绝地数落,刨根问底地追究还是装作“高屋建瓴”地说教?也许,都比不过一个鼓励的微笑和一句:来吧,孩子,老师来帮你!然后再告诉孩子,不好好做作业老师的担心,家长的忧心,让孩子从你的眼睛里看到最真诚的用心。以心换心,才是教育最美好的状态。

四、语言与胸襟:语言的终极引擎是师者的格局。

教师的语言智慧更多体现在课堂。从教学的组织到问题的启发点拨到对学生学习活动的评价,课堂上的每一句话都举足轻重。评价教师的语言境界似乎没有成文的规定,但是,学生的眼神和表情会是最好的标准。

还是要说到斯霞老师的一个经典案例“祖国”的教学。老师问:什么叫“祖国”?学生说:祖国就是南京。(好多学生笑了,知道祖国不是南京)老师说:不要笑,祖国是南京吗?不对!南京是我们祖国的一个城市,像北京、上海一样。大家再想想,什么叫“祖国”?学生说祖国就是一个国家的意思。老师追问:“美国是一个国家,日本也是一个国家,我们能说美国、日本是我们的祖国吗?”学生异口同声说“不能!”老师顺势再问:那么,什么是“祖国”呢? 学生说:“祖国就是我们的国家。”“讲得对,祖国就是我们自己的国家。我们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祖祖辈辈生长的这个国家叫祖国。 我们的祖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大家都要热爱我们的祖国。

 一个“祖国”的教学,看到老师耐心的等待与启发,看到教者的智慧与气度,更看到师者凛然正气的爱国情怀,这就是一个老师教学语言背后的格局!

马克思指出:“语言是思维的物质外壳。”笔者认为,教学语言是师者内心格局的外显。有的老师教学语言极尽华丽,气势铺成,却始终很难打动学生,老师像舞台上的演员,始终与学生隔山隔水。有的老师言语温柔和蔼,姿态低到尘埃,也未必真的就接近儿童,反而遭到学生的忽略与不屑。有的老师课堂上下语言风格习惯截然不同,言行不一,对待学生挑剔情绪化,哪怕你再幽默搞笑,孩子们不一定会领你的情。究其原因,关键是老师语言背后的人的格局。亲其师信其道,这个“亲师”的源头应该是师者的为人。学生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不会无缘无故地只喜欢你的声音与语言,如果喜欢,也是因为你语言背后的“人”让他们觉得舒服,觉得你是一位值得信赖的人师。如果真正想修炼好教师的语言,那么,是要把自身的格局养大的。

啰啰嗦嗦,回头看看有点不忍卒读,这篇小文可能已经跑偏“语言”的主题,但是,即使走题,在我看来也未尝不值得,因为我表达出了一直以来对教师语言背后的一些粗浅的想法,求方家指正。

 

【参考文献】

【1】    屠荣生《师生沟通的心理攻略》【M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21

【2】         袁振国《师生沟通的艺术》【M    教育科学出版社  20018

【3】    李海林 《言语教学论》 M 上海教育出版社【Z2006.3.1

【4】    李海林 《立人立言立心——王尚文教育思想研究》 M】上海教育出版社 2010.9.1

【5】    顾丽芳 《请靠童心再近些——我的童心语文探微》【M】中国国际文化出版社 2013.10

作者简介: 

    顾丽芳  高级教师  江苏省语文特级教师  常熟市石梅小学校长 主张童心语文 出版《请靠童心再近些——我的童心语文探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