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购彩代理

漫谈女人

发布时间:2010-03-11     作者:admin

                                   江苏省常熟市中学  柳青


  自从有了文字, “女 ” 字就是用绳子捆住的人。而“奴”字和“女 ” 字在古时的发音、意义大致是相同的。古时候 , 未出嫁的女子叫“子 ”, 出嫁后则叫“女 ” 或“奴 ” 。“奸 ”, “妖 ” ,“妓”,女字与卑微相连。造字的仓颉一定是可恶的男人。
  《诗经》有诗《柏舟》,传言为一寡妇矢志之作,“泛彼柏舟,亦泛其流。耿耿不寐,如有隐忧。仡我无酒,以敖以游。我心匪鉴,不可以茹。系有兄弟,不可以据……”誓欲守寡坚贞。贞节观念从此束缚了中国女子的思想两千多年,十大烈女成为男人津津乐道的典范。女子的“贞节”,来自男人的单方面诉求。 从根本上,女子被看成男人的私有物品。
  有人说,一个女孩最悲哀的事莫过于和另一个绝代佳人做邻居了。东施姑娘不幸而成为这样的女人。但是,不幸的又岂止是东施。红颜自古多薄命,战事频仍的时代 ,美貌女子是男人手中的棋子。出使吴国 , 死于非命,何等悲凉!东施尚可以诗词歌赋寄情,如果她能有接受教育的权利。自然也不会成为玩物与棋子。
两千多年灿烂的文化长河中涌现出无数流芳百世的风流才子,女子却寥寥无几,即使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李清照,即使风姿绰约,琴棋书画无所不精的董小婉、李香君,也惟有孤独寂寞相伴随,“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当代作家周德东《女无第一,男无第二》说:“好女人不喜抛头露面,她们的乐趣全在温馨的小家,每天建设它,美化它;好女人甘于平平淡淡,她们的心思全在自己的丈夫身上,一生爱他恨他。”女性得任劳任怨,默默无闻。女性的辛苦生活建立在男性“君子远于庖”的思想基础上。
  不知什么时候,女人成为了男人的掌中之物。是男人的改变还是女人自己的堕落。什么时候,男人的眼光成为了女人的审美标准。是女人自己的无知还是男人的霸道。女人,什么时候,女人成为一个仅供男人阅读的名词。男人,什么时候成为女人评判自己的标准。男人从来不在乎为女人装扮自己,从来不在意自己的满脸皱纹,不在意自己肤色的黝黑。女人很在意。女人在买化妆品的时候,一掷千金。在买高档衣服的时候,从不手软。她们这样做,很多时候,并不是为了自己。
  感谢曹雪芹,红楼之中,没有男子世界的龌龊,也没有男子贪婪而游离的眼光。这是一个可以释放女子心性自由的世界。没有争宠,没有嫉妒。唯一的男人被完美的女性化了。如若不是世事变迁,那将是女子的世外桃源。红楼女子,不单是有娇花照水之颜,弱柳扶风之姿,不单有如雾的温婉和如水灵秀,更有红楼女子诗情画意,更有女子的高雅与宁静,更有女子的嬉戏与从容,曹翁给予中国女子最大的尊重。
  女人,只有当自己觉醒的时候,才可能真正拯救自己,才可能从男权社会的束缚中解脱出来,才可能给自己一片飞翔的蓝天。
  今日女子,在意自己的外貌不如在意自己内心的涵养,在意自己的容颜不如在意自己的气质,在意自己肤色的黑白不如在意自己境界的高下。我们没有必要为男人多变的心思而失去自己的自由空间,没有必要为男人廉价的感情而放弃自己的自然心性,更没有必要为男人轻易的谎言而改变自己的冰心纯净。
  今日女子,引领着时尚潮流,引领着世界的眼光,引领着审美的取向。她们,开始走出私家的庭院,走出男人的视线,走出世俗的眼光,她们,不再仅仅满足于闺房之中,不再满足于厨房之间,也不再满足于街头巷尾。她们,活跃于中国那些最耀眼的舞台。有政坛领袖者,有商海领军者,也有科技精英者。更有文坛才女们风景无限。
  今日女子,在摆脱了种种束缚的枷锁而心性自由之后,她们改变自己生命内涵的同时改变世界单一的价值趋向;开始关注自己独立的人格魅力的同时活出生命的精彩;开始懂得只有与男人同时占有一席之地才是真正的拥有半边天。她们懂得,让自己睿智优雅,让自己温柔聪慧,让自己气质高贵,让自己成为生活中那一道道靓丽的风景线。